失敗的行銷!文策院TCCF特派員VTuber影片炎上下架【Dow專欄】

文/DowDow

為了支持台灣文創內容傳播及國際化發展目標,行政院於2019年11月成立了文化內容策進院(文策院)。兩年後的11月,文策院舉辦了創意內容大會TCCF,並廣邀各大廠商參展,期望帶動台灣內容產業興起;然而在11月8日,文策院邀請知名插畫家「H.H先生」合作,以其筆下人物「美美」擔任大會特派員,並發佈了一支非常失敗的宣傳影片,該影片上傳沒多久就受到網友大量倒讚抵制,TCCF官方頻道火速將影片下架。引起網友反感的主要爭議點,在於「VTuber」以及「美美」的角色來歷;讓這篇專欄文章聊聊整起事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圖片取自文策院TCCF)

文策院宣稱為推廣IP圖像跨域發展,邀請了有廣大粉絲的療癒系棉花糖女孩「美美」擔任TCCF特派員,藉由Optitrack Prime光學攝影裝置以及動態捕捉系統,為美美建立了3D形象,並在宣傳影片中稱美美為「3D VTuber」。影片公開後,在各個與VTuber相關的社群中引起了大量輿論,主要論述都表示「這不是VTuber」;其中,有部分言論表示不認識「美美」這個角色,更有較為惡毒的言論批評美美的豐腴形象,進而導致美美的粉絲也加入這場爭端中。

VTuber從2018年開始成為了網路流行的詞彙與概念,在全球疫情爆發後VTuber更成為了全球流行話題之一。但從日前發生的「電腦王阿達事件」,就能發現,網路文化在不同社群間仍有著許多不同的見解。不只是文策院對VTuber的概念有誤解,就連有報導過VTuber相關新聞的媒體評論也對VTuber有錯誤的解讀。顯然,即使技術進步加速了資訊的傳遞,仍沒能減少人們誤解陌生文化的情形發生。

(圖片擷取自網路社群)

VTuber全稱為Virtual YouTuber,是指以YouTube為平台直播影片或投稿的虛擬形象創作者。這個詞最早由2016年12月開始活動的VTuber「絆愛」使用,定義為「利用動態捕捉程式達成虛擬形象與真的人結合的角色」,雖然在絆愛之前就已經有類似概念的虛擬角色出現,如「annoying orange」就是一例,但當時並沒有將其定性為虛擬YouTuber。

(圖片擷取自YouTube)

而所謂的VTuber並不是有設備輸出影像、隨便找個人配音就是VTuber。VTuber雖然是以虛擬形象呈現於人們眼中,但形成VTuber形象的過程需要背後的「中之人」長期經營,並在與觀眾的互動中為「VTuber形象」注入靈魂,而這個過程並不是單純上傳影片就能簡單達成的。

(圖片擷取自台灣VTuber)

文策院失敗的行銷影片,不只是沒搞清楚VTuber究竟是什麼,更不尊重VTuber受眾的文化形成;雖然這不是政府官員第一次對於次文化不了解的案例,但對於所謂主流文化的「H.H先生」筆下的「美美」也造成了莫大的傷害。文策院的文宣強調美美的「自信」及「勇敢」,但其宣傳影片卻對美美的形象隻字未提,TCCF的主軸更是莫名其妙,硬是將文創產業與當下熱門的「元宇宙」投資話題綁在一起,讓整個影片行銷目標客群定位變得模糊,就像是為了消預算隨便拼湊的交差品。

這件事情並沒有在社群媒體上存在太久,相關新聞很快地就被其他訊息蓋過,文策院也未對影片下架有任何回應表示。但不管是對於VTuber的愛好者、「H.H先生」的粉絲、參展的文創業者或是在相關領域不斷努力的人來說,這場失敗的行銷僅造成了他們的傷害,並未為不同文化間的交流帶來任何幫助。

更多專欄文章:

壓垮羅馬帝國的條條大路 淺談劣幣所導致的通膨【Dow專欄】

怎麼抽都保底 是運氣真的太差還是本來就沒東西抽 關於轉蛋法的兩三事【Dow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