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驅動的比特幣城 是薩爾瓦多的引資妙方還是亡國開端【Gia專欄】

文/Gia

中美洲的薩爾瓦多繼於成為全球第一個接納比特幣(BTC)為法定貨幣的國家之後,薩爾瓦多總統Nayib Bukele貫徹「逢低買入」原則,在26日在「黑色星期五」全球市場因南非 COVID-19 新變種病毒恐慌拋售金融資產、比特幣價格跌至54000美元時,宣布以超過500萬美元購入100枚比特幣。逢低買入比特幣,並且在買入之後發布推文「宣揚政績」,是總統Bukele的一貫風格。

薩爾瓦多位於中美洲,是個依賴海外國民匯款的低收入小國,過去20年皆使用美元作為官方貨幣,今年9月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正式採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國家。不過年僅 40 歲的該國總統布克雷(Nayib Bukele)在今年6月初時,向國會提議要將比特幣列為該國的法定貨幣後遞交法案,隨後在 6 月下旬,國會正式通過將比特幣作為該國的法定貨幣政策,訂於9月7日生效。

Nayib Bukele強調,此舉將有助於引入外資並降低匯款成本,進而振興薩爾瓦多停滯多年的經濟,全球都在等待比特幣成為合法的流通貨幣,以開啟更多的商業機會,此舉還能吸引全球的旅客到薩爾瓦多觀光。薩爾瓦多並未強迫民眾使用比特幣,只是讓它成為支付的正式選項之一,也能隨時將比特幣換成現金。

此外,Nayib Bukele也推出加密貨幣錢包Chivo Wallet,支援Android、iOS及華為作業系統,只要下載該錢包的國民,就能獲得等值30美元的比特幣,截至目前為止,薩爾瓦多持有1220枚比特幣,以54000美元價格計算,薩爾瓦持有的比特幣價值約6630萬美元,並建立價值1.5億美元的比特幣信託基金,促進該國的比特幣與美元之間的交易。海外的薩爾瓦多國民也透過Chivo Wallet匯入3,200萬美元回家鄉,約占這期間所有匯款的2.5%。

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經濟學教授史蒂夫漢克警告,使用比特幣作為官方貨幣,可能造成為薩爾瓦多經濟徹底崩盤,因為一旦所有美元都可能被抽空,薩爾瓦多將沒有錢,因為他們沒有本國貨幣。 摩根大通也回應類似的觀點,但措辭更加謹慎,該公司在一份報告中表示,很難看到任何「與採用比特幣作為第二種法定貨幣相關的有形經濟利益,還可能危及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談判。 」

 

 

薩爾瓦多成為全球第一將比特幣列為法定貨幣的國家後,Nayib Bukele於11月時公布比特幣經濟特區(Charter cities)計畫。「經濟特區」概念為經濟學家保羅·羅默 (Paul Romer) 在 2009 年的TED 演講中首次提出。一個貧窮的國家藉由通過自己的法律——尤其是關於降低稅收、減少監管和保護產權等法律——塑造出免稅天堂的形象,吸引富裕國家的投資者及崇尚自由主義的企業領袖前往投資,短時間內產生不可思議地繁榮景象。

Nayib Bukele表示,比特幣特區將座落在豐塞卡灣(Gulf of Fonseca),並利用火山地熱為能源,以供該城市及挖礦使用。市中心會有一個比特幣符號的廣場,比特幣城將如同其它城市,提供居民商業區、機場、港口及鐵路服務,並免除所有的稅收,包括所得稅、財產稅或資本利得稅等。

薩爾瓦多將於2022 年發行10億美元的比特幣債券(又被稱為「火山債券」),其中有5億美元會用來建置發電廠與挖礦的基礎設施,另外的5億美元則會用來購買比特幣。根據規畫,此一比特幣債券最初的利息為6.5%,所持有的比特幣有5年的閉鎖期,之後即會開始出售比特幣並提供更高的利息。

但專家表示,比特幣的價值仍然不穩定,不適合作為人們賴以支付食物和租金等必需品的法定貨幣。澳洲央行官員托尼 (Tony Richards) 曾說,「加密貨幣沒有內在價值,也沒有任何機構會為其做保證,僅依賴於用戶對系統的軟體協議的信任。」雖然「加密貨幣」這個詞可能暗示它們是一種貨幣,但共識是現有的加密貨幣不具有貨幣的關鍵特性,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更喜歡用「加密資產」這個詞,且加密貨幣價格極不穩定,是糟糕的保值性資產。

他警告,去中心化金融(Defy)不太可能出現,因為傳統金融機構(middleman)將維持重要角色。但他可以想像區塊鏈的未來,智能合約應用起飛,如果一般用戶不那麼害怕錯過(fear of missing out,FOMO)並忽略時尚,再加上政府限制加密貨幣消耗的能源及用加密貨幣洗錢的資金,那麼加密貨幣的前景依然大有可為。

 

 

 

延伸閱讀:

web3顛覆數位資本主義 成為區塊鏈與元宇宙的交界處

NFT越來越熱!師園鹹酥雞推出NFT 上架不到一天價格大漲134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