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過去的自己驕傲哇!設計師轉戰YouTube爆紅「鵝肉麵」分享創作之路【阿媒專訪】

鵝肉麵的企鵝手偶,從七歲開始就是溫暖的依靠。(攝影:阿媒)

文:圖文作家/阿媒

博客來霸榜的暢銷書《鹽酥英語:讓你的英語能力四分五裂》,拜讀以後,你將真正了解到,有些人的內心根本無法參透,而本書作者:CFABC 鵝肉麵一名圖文創作系YouTuber,他的影片有時也像書一樣,有意想不到的笑點,偶爾看似詼諧的真實故事,卻也夾雜了許多綿密的感情,不只讓許多人笑中帶淚,也讓觀眾看見他在闖出難關時的心境。

這次採訪,鵝肉麵分享自己當上YouTuber後的見聞,由於出身設計專業,他也用深入淺出的方式,跟我談了很多設計在台灣的處境,並客觀分析了很多業界目前的遭遇,作為一個創作者,也討論的許多人生觀,並提及很多影片製作背後的花絮。

2018年4月開始,鵝肉麵以英語教學、美國故事在YouTube大展拳腳。(取自YouTube

鵝肉麵自2018年在YouTube嶄露頭角,成為當紅圖文作家,以幽默的風格創作出許多無厘頭的佳作,有時也會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他也指出,在影片中很多真實故事,都算是稀釋過了,現在是為了不影響身邊的親友,所以不會說得很多,甚至是輕描淡寫的帶過。

照著感覺前進哇!

鵝肉麵過去生活在加州超過10年,許多人對美國生活的想像,不外乎種族歧視,但他認為到了美國後,完全沒有碰到這些事,反而認識很多朋友。但在美國生活多年後,他想起在台灣的日子,「國一、國二就到美國生活,以那時來說,對台灣的認識就只有學校、家裡,在這兩個點上來回。」他說,當下覺得好像沒有很了解台灣,因此想試著回台生活「有點像奮不顧身,前往LA時的心情。」雖然他的周遭親友建議,最好工作一段時間、做好準備再回去「但我覺得人生就是現在,不要什麼等一下。」

鵝肉麵說,總有人來勸「在台灣做設計會餓死」,他認為,錢是很重要沒錯,但不會一直是第一考量「反正我在哪都活得下來,事實證明我也活得還不錯。」回國後,鵝肉麵像是達成遊戲成就一般「目前在這裡的感覺很好,還不知道下一站在哪,但我一直很跟著感覺走。」

鵝肉麵曾是室內設計師,並在台灣工作過一段時間。(取自Fist Bump facebook)

美感不該死亡

提到專業領域,鵝肉麵認為,事實上在美國,設計是高收入行業,到台灣卻淪為低薪高壓的工作「這取決於教育有沒有在重視這件事,從義務教育的美術課來看就知道,有時候甚至用來補課、考試」他說,台灣的市容、街景,現在算有點起色,但以前真的沒在注重這塊,這就演化成大家的美感都不強。

鵝肉麵以日本舉例,「他們的菜單、招牌,大多數設計得都很好看,這不代表他們天生就具有多強的審美,而是受到生活周遭的影響。」在美國開店的人,絕大多數也會找到室內設計師,但台灣有些店面,「你一看就知道絕對沒找,只是稍微打理一下就把招牌掛上去。」

「以我來說,當初決定唸室內設計,長輩會問『設計到底能直接改變什麼?』」他表示,一個空間要感覺到舒服、好看,都需要花時間與成本,這對某些人來說卻很浪費,認為住在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就好,對於美感的需求則擺在相對後面的位置。但他認為,美感不應該放在大多需求之後,一個生活的地方經過設計後,能夠決定心情、影響我們的健康。在好的環境,工作的品質也會提升,整體的情緒也會受到牽動。論及設計界目前的問題,他說,整體環境是有在變好沒錯,但這幾年設計界的老闆也會覺得,既然其他家的報價也不高,那我也沒有提高的必要,如此一直惡性循環下去,這行真的越來越難做。

角色以企鵝為原型,造型簡單俐落,但背後的設計其實很細膩。(攝影:阿媒)

設計、剪接、英語教學

鵝肉麵說,最早在面試時,老闆問過他有什麼技能,「我跟他們說自己除了設計,英文不錯,也在上一份工作學會剪片。」老闆則認為「這三個技能兜不太起來吧」當下就覺得「我要做給你看!」鵝肉麵也說,以前跟朋友們分享自己遇到的屁事,他們都笑死,常說可以出書、做成影片,加上自己也滿喜歡講故事,所以那時候做了三支影片,原本只是想拿給朋友笑一笑,但他們卻覺得可以放在網路上。「當初不知道YouTuber這種工作,結果上傳以後,很多人陸續來敲碗。」

鵝肉麵打趣表示,不知道這些人從哪來的,因為沒有砸錢買廣告,也沒有分享到哪裡去。反正也還有些點子,就繼續做了其他影片,到了第五支時,影片就在巴哈姆特爆開,訂閱數也衝了上去。在那之後,他做了自己在美國生活的故事,「這個單元更多人看了,那時覺得很高興,也很有使命感,因為這些影片可能都會影響到小孩子」他認為,一定也有人也為了設計或其他夢想,吃了很多苦「希望讓他們知道也有人曾經走過這條路,有個陪伴的感覺。」

鵝肉麵示範如何以念力作畫,現場紛亂。(攝影:阿媒)

蘑菇凍、髒腳蛇!

鵝肉麵頻道中的角色,大多為以食物+名字作為命名公式,所以會有許多奇葩的組合,例如象牙汁、酸蛙斬。而其中名叫蘑菇凍、髒腳蛇的角色,是他的哥哥與表姊,三人在美國一同生活,在鵝肉麵開始作影片後,兩人也經常在影片中獻聲。

「你也知道出來做這行,反對的聲音一開始通常都很多,但髒腳蛇、蘑菇凍反而很支持我」鵝肉麵回憶,剛到美國的時候,我跟哥哥住在表姊家,剛去一定都會很害怕被欺負、歧視,但表姊會像我的替身使者一樣罩我,她就像女浩克一樣,誰敢對我怎樣,就會被她拆掉,所以完全沒發生甚麼怪事,甚至還因此認識了很多朋友。

說到哥哥,鵝肉麵吐露心聲,兄弟也是偶爾會吵架,但感情依然很不錯,那是因為去美國時,年紀真的很小,我才14歲,我哥18歲,到了那裡真的跟沒父母一樣,所有起居都得互相照顧。「回頭一想,18歲真的很年輕,我哥就要帶著一個14歲的弟弟,管他有沒有吃三餐,去學校沒,雖然我也滿獨立的,有時甚至我照顧他還比較多,但在美國生活,就會有個革命情感,我們會那麼要好,就是因為一起經歷了很多事情。」

能者多勞?鵝肉麵:The F**king Worst Thing Ever.

鵝肉麵曾在影片中提到,小時候常常被灌輸很多期待,讓他想把書念得更好,以這些事情來說,他認為,這些事情也漸漸使他成為一個People Pleaser:很在乎他人的感受,但替他人想,會比替自己想來得多些。

他也說,常常聽到有人說「能者多勞」講這句話的都可以去死了簡直是情緒勒索的最高境界。鵝肉麵舉例,《蜘蛛人》的經典台詞「力量越大、責任越大。(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他聽到時總是很疑惑,為什麼人要接受這種觀念?「蜘蛛人是內心真的想做,那還說得過去,但也不能逼著別人犧牲自己想做的事吧?」但他說,從小到大很常遭遇這種事,因為努力念書、訓練口才,就會有人說「你具備了做某件事的條件,然後要我放棄熱愛的事情」他無奈表示,聽到就覺得很煩,但只要一反對,就又會被說「啊~我講甚麼你都不聽」這真的是會牙起來。

鵝肉麵解釋,自己沒有覺得其他工作不行,就只是適不適合的問題而已「我覺得很多事情就算有錢,就也不想做,但有些人的觀念就是金錢至上,你很難撼動他對這些事情的思維。」

「嘶~這題太黑暗了,請讀者給我18兆億,我再考慮要不要答。」(攝影:阿媒)

鵝肉麵說,有些人的行為絕對是不OK的「但我做影片的初衷,不是為了公審誰,或者在那邊賣慘」他表示,如果有人的境遇跟他一樣,可以讓有個借鑒。「很多屁眼事原本真的很煩,當下我會覺得不幸、悲哀,但博恩曾經說『喜劇=悲劇+時間』」他認為,以這些很難過的事情為出發點,讓有些人會心一笑,就不完全是個悲劇。

開始擔任YouTuber後,鵝肉麵的生活也成為了創作的養分,他認為自己的經驗,也許正是某個人現在的處境,影片發布後,許多網友會不斷敲碗更新,也許正是將自己的遭遇,投射到眼前這位戴著領帶的企鵝身上。

在他的Instagram上,也經常有支持他的「小餅乾」會特地來私訊,告訴他自己也同樣遇到甚麼樣的困難,鵝肉麵總是很樂意回覆對方,甚至大方分享對方的看法或所見所聞,對於經營社群、帶給他人正面的影響,讓他覺得這一切都變得有意義。他坦言,除了希望能對別人有好的影響外,過去那些很辛苦的日子,在變成好笑的故事之後「我覺得也拯救了當年的自己,讓當初那個很痛苦的我知道,這些事情到後來都被賦予很好的意義。」

(作者為媒體工作者兼圖文作家)

採訪後記:

第一次看見鵝肉麵的影片是「我在美國的車庫裡住了一年|為了夢想三餐都吃泡麵!|鵝肉麵的美國故事」,劇本、分鏡之細膩,畫風乾淨好看,尤其在呈現一些家具、店面的時候,更是好佩服!因為也有在畫畫的關係,覺得鵝肉面對物件的觀察都很有重點。無限Loop他的影片後,跑去跟家人推薦這個頻道,結果我還是全家唯一沒看過他影片的人,那幾天大家吃晚餐時都會用電視播來看,一家四口加起來快140歲,影片的笑點卻都很打中我們。採訪他時,他兩三次提及自己希望可以激勵到一些人,我一秒小餅乾上身,還不小心說「我也被你激勵到了!!」換來他一個有點黑人問號的表情。

說回自己的專業,媒體人喜歡以客觀的方式解碼訊息,找出媒體想傳達什麼「符號」,在發現鵝肉麵前,「圖文作家」可能就會想到洋蔥、阿啾、「外語能力超強」就會想到博恩,每當我自以為市場差不多定型時,總會有個奇才橫空出世,重新分配對這些符號的認知!以觀眾的身分而言,希望有更活水可以將自己的長處發揮在網路上。

追蹤民眾網Line官方帳號

更多貼文:

主角真正的結局、用36年完成的《捍衛戰士:獨行俠》觀後感【阿媒專欄】

將悔恨化作動力 漫威送給「彼得帕克」的聖誕禮物:《蜘蛛人:無家日》雷影評【阿媒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