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萬的難度與台灣民主的程度【周偉航專欄】

文/時事評論員周偉航

投票不需要太高的智力與知識,只要年滿二十歲且人生沒太大的問題,都可以拿到屬於自己的選票。不過伴隨本次大選的十八歲公民權修憲案的公投,理應是個眾人成全的美事,目前各方卻多不看好,除了同意票需達965萬票左右的超高門檻,民眾對本公投案的質疑也居高不下。但這些質疑真的有道理嗎?

在未來事件交易所對十八歲公民權修憲案的最新盤勢仍在低檔盤旋,主要理由是同意票需達965萬票,而去年底的公投,正反兩方加總只投出814萬票,即便今年是公投綁大選,在選舉氣氛冷清,且多數人不知還有公投的狀況下,就算「總票數」衝過965萬票,「同意票」本身也很難衝過這門檻。

同意票之所以不足,是因為多數反對者的態度強硬,認為十八歲就是不夠格投票。這類觀點在學理上被稱為「能力論」,有一部分能力論認為投票權就像開車、騎車,需要達成某些能力指標才能被許可上路,所以想要投票,也需要證明自己已達某種能力標準。但現在有投票權的人,也都是沒通過測驗就能投票,憑什麼要求晚出生的人要通過測驗呢?所以這種說法不夠有說服力。

有些人會採取較緩性的能力論,認為十八歲能力相對不足,二十歲才比較懂事。但這種說法也沒什麼客觀學理證據,多半來自個人觀察經驗;而且二十歲生日的前一天與後一天,在「能力」上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差別,但「權力」上卻有很大的差異,因此這權力看來也不會是來自這種能力。

實際上之所以將投票年齡訂在某個年紀,是因為政治權力的協商,大家喬好就開放,在能力層面的考量沒那麼關鍵。而開放公民權是旨在讓更多社會成員參與公共政策的商議,只要多數政治黨派認為沒什麼問題,實在是沒理由不開放。而本次18歲公民權的公投,是所有主要政黨都同意,甚至找不到反方代表出席辯論會,也就突顯這在事理上沒什麼可爭議之處。

因為長期和國際事務脫節,台灣人並不知道絕大多數的國家,甚至是極權國家都已將投票權下調,至今已有一百多國將投票年齡改到十八歲,和台灣同樣訂在二十歲的只剩四國,高於二十歲的也只有八國。

雖然不是說人家怎樣,自己就要怎樣,不過當各形各色的政治體制都把投票權定為十八歲時,那鐵定是有什麼突破意識形態的共通原因。負責的公民應該自己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而非老用「我覺得不行」就結束討論。

現在有這麼大的反對聲浪,也突顯一個現實,就是許多公民不具備尊重與包容的理念與道德責任感。也就是說,不少有投票權的人,他的論述反而證明自己缺乏基本民主觀念。這有點諷刺,但這就是民主。

追蹤民眾網Line官方帳號

更多新聞報導:

為18歲公民權修憲催票 賴清德:年輕人能承擔的比我們知道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