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補社會安全網之憾 蔡壁如籲重視個案管理師

2021年10月14日 10:23:52

【民眾網編輯韓博鈞/綜合報導】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指出,屏東挖眼案、鐵路殺警案、「小燈泡」等事件,每次發生這些令人震驚的社會案件,大家聽到的不是道歉就是遺憾,也有人希望把「這個人」永久隔離。她則思考:是不是可以在法律之外,再多做點什麼?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照片取自蔡壁如臉書)

蔡壁如表示,不管是屏東挖眼案或是鐵路殺警案、甚至小燈泡事件,再再讓人震驚、害怕、擔憂,覺得是社會上的不定時炸彈。大家想的是:有精神疾病為何不吃藥?精神疾病患者為何不住院?甚至認為患者在收置專責醫院治療後,不應該出院。

蔡壁如指出,過去在醫院本來稱之為「精神分裂症」的疾病,台灣精神醫學會於2014年發起正名運動,改為「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如果能從理解和關懷的角度出發,思覺失調症患者眼中看到的、耳朵聽到的,對我們而言可能是「幻覺」或「幻聽」,但對他們而言,卻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蔡壁如認為,任誰都不該無辜被傷害或攻擊,更不會有人願意罹患「思覺失調症」,因此社會安全網的建置極為重要,更是需要橫跨各個地方政府至少7個局處,包括民政、社會、衛生、警察、消防、法務、教育等單位的共同合作。即便如此,這個社會安全網仍然有賴於「個案管理師」對思覺失調患者的關懷和訪視。

蔡壁如再指出,在台灣,1個「個案管理師」得照顧190個「思覺失調患者」;到了偏鄉,甚至是1:200以上,照護人力嚴重不足。蔡壁如指出,個案管理師平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確定被照顧者是不是有按時吃藥、精神狀態是不是還在可控的範圍之內;但是一個人每天要看顧分散在各地的190個思覺失調患者,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蔡壁如最後懇切表示,如果出門在路上遇到面熟的人,都能主動打個招呼、一句「你好嗎」、彼此問候一下,也許社會就可以少一點遺憾。人和人之間的隔閡和距離,也許可以用「愛」一點一點的彌平;也許社會安全網可以因為「愛」變得更為緊密,對於每個個案不再漏接。

更多新聞報導:

邱顯智、王婉諭表態反罷陳柏惟:不應成為政黨惡鬥的工具

狠甩張亞中、李四川、柯文哲 陳其邁民調56.2%:先繼續拚市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