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永恆族》風格具開發潛能 但冗長三角戀、跨時代史詩卻沖散觀眾情緒【阿媒專欄】

(取自imdb)

文/阿媒

漫威《永恆族》在3日登上大螢幕,加上國內疫情趨緩,應該不少人跟我一樣,準備一邊吃爆爆米花,一邊看找部電影消遣消遣。當天進場時,剛好坐在一對情侶旁邊,因為男生點了鹹爆米花而爭吵不休,男的還指著我這桶說,不然妳吃他的,聽了整個噁心到不行,還想吃我的欸,是哪來的猴子。一直到正片播放一分鐘,兩人都還是大聲講話,我索性再找個沒人的位置待著,避免看電影受到影響。

開頭先提這件事,並不與電影評論有關,這些情緒也不影響我對《永恆族》的看法,但還是機會教育一下,每個人都只有一次「電影體驗」,下一次看就叫作「重看、二刷」,進了電影院,就關起你的手機,有甚麼地方癢,預告播完前就趕快抓一抓,別人也是花一樣的錢進來,是來看電影,不是看你一直發出與電影無關的噪音。

-以下暴雷

自然光使用得維妙維肖 果真出自趙婷之手!

《永恆族》由華裔女導演趙婷(Chloé Zhao)指導,先前她在奧斯卡獎上以《游牧人生》橫掃千軍,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女主、最佳影片的佳績,當她接下導演一職時,我相當高興,因為《游牧人生》實在太好看了,片中自然光的表現,實在可媲美《神鬼獵人》。說回《永恆族》,電影中「光」的表現一樣令人沉醉,角色們使用的武器、能力,都是以金色作為主要色調。戰鬥時與昏暗的背景形成強烈對比,讓人能聚焦在這些特效的細節上。在亞馬遜雨林時,伊卡里斯(理查麥登飾)與變異族扭打在一起時,戰鬥場面可說是驚心動魄(但真的很像《神鬼獵人》李奧納多被熊咬的橋段...)。

三角戀過於冗長 讓人抓不太到重點

我覺得這次在選角上,其實都沒有太大的問題,可能有人認為女主角(陳靜)太沒有存在感,但我認為她在永恆族中,本身表現就是被設定成不會搶風頭的形象,所以還算可以接受,在片中也可以看到多位角色都有自己心儀的對象,如馬東石(마동석)與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布萊恩泰瑞亨利(Brian Tyree Henry)與喑啞演員蘿倫瑞德洛夫(Lauren Ridloff),這兩對情侶的表現,算是很好的,不管是對話,還是肢體互動上,都讓人感覺甜在心頭。

但與主角有關的戀情,我個人認為卻過於複雜,從原本她與基爾哈靈頓(Kit Harington)相戀,到舊情人「少狼主」理察·麥登(Richard Madden)回歸,至此讓主角陷入情感的煎熬,這都還可以接受,但卻又突然迸出莉亞·麥克休(Lia McHugh)也喜歡主角的舊情人,這就有點太多了吧,且在片中也看不到甚麼跡象,就突然跑出這個設定,是要大家怎麼吃下去?

這種突如其來的設定,還不只有這樣,如果你看到片尾,則又多出一名薩諾斯的弟弟星狐(StarFox)和他的矮人跟班,甚指連原本以為是人類的主角男友,其實也來頭不小,將成為日後作品中的「黑騎士」。像這樣先前沒有任何跡象而出現的設定,算是漫威電影系列很難改善的缺點,因為這個世界已經龐大到無法想像了,沒辦法甚麼都預先想好,就容易出現這樣的問題。

時代背景切換過多產生割裂感

另外在片中,開頭就在過去、現代不斷來回跳,每次回到的過去還都是人類文明中不同的時代,在影廳中,這種割裂感真的是很忌諱的,運用得好可以讓觀眾耳目一新,如《沙丘》中,某段從凌晨的沙漠,突然跳到大白天的場景,可以給觀眾一點刺激。或是自家作品《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中,從現代回到葛摩拉的過去,見證薩諾斯把她家鄉一半人口屠殺殆盡,毫不拖泥帶水的把這部電影的主題帶出來。但《永恆族》這個手法使用太多次,且有時回憶的內容也跟本片主題沒有太大關係,就會讓人覺得「啊,又回憶了」,每當我從他們的回憶走出來,第一秒想的都不是劇情,而是「現在演到哪了?這部電影已經演一半了吧」,其實有點可惜。

LGBT、身障人士議題處理欠佳 拖慢電影節奏

如果想在電影中增加新議題,例如LGBT、身障者,電影可能會因此有更多挑戰,客觀來說,這些元素都不是主流,所以需要更巧妙的手法來編排。當導演想藉由電影,拍出這些族群的美,就是考驗劇組功力的時間。否則感覺這些設定,只是為了存在而存在而已。以上兩項元素是否曾出現在其他作品,卻令人感動、溫馨?當然有啊,例如頑皮狗《最後生還者(1)》與周星馳的《功夫》。有些觀眾不喜歡這些元素存在,絕大多數不是因為歧視,否則我們也分不出哪些電影安排得好或不好,當某個鏡頭的功能性、宣導意義實在太強烈,強到把人從電影的世界抽出來,那就叫作出戲。

(作者為媒體工作者兼圖文作家)

 

更多新聞報導:

燒到國外!稱Vtuber「只是配音員」阿達道歉 網友不買帳:他們有靈魂!

表態公投立場 柯文哲:個人反對核四重啟、藻礁會投「賭爛」贊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