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選的債,壓垮的是誰?【周偉航專欄】

文/時事評論員周偉航

民進黨正式提名林靜儀後,林佳龍與陳柏惟也宣布加入其競選團隊,綠營迅速完成整軍,氣勢大為提升;但原已設定由顏家參選的藍軍,卻傳出顏寬恒態度不定,遲遲未決定是否參選,而其父顏清標則成為箭靶,過往債務與司法案件被大起底,還沒獲得提名,就已是一身腥。這中二選區的戰況,又真會因為這些變數而產生轉變嗎?

依未來事件交易所「第十屆立法委員(台中市第二選區)缺額補選當選人預測」的盤勢,林靜儀當選機率目前落在52%左右,顏寬恒則落在38%上下,林醫師有明顯的優勢。而顏寬恒之所以落後,或許相當程度上反應了「顏寬恒可能不選」的傳言。

若顏寬恒或顏家人不選,國民黨就算臨時生出人來選,因知名度較低,短時間內很難營造出聲勢,恐會被林靜儀壓著一路打,是以地方上認為就算顏家不想選,最後還是會被逼著選。但在藍綠各方都覺得「就是顏寬恒了」的狀況下,為什麼顏清標仍表示「再讓他(顏寬恒)想一下」呢?

不妨先轉頭看民進黨是怎麼生出候選人的。雖然一幫媒體人拼命幫林靜儀造勢,基進黨也力挺,但林靜儀取得提名的過程並未如外界想的一帆風順。正國會從多個管道協助張家銨爭取,新潮流的陳世凱雖低調表達對林靜儀的支持,但地方上多認為陳世凱經營數年,要無條件讓出地盤支持林靜儀,還是有些需要協調之處。在經過數日折衝,英系、正國會與新潮流達成聯合作戰的共識,才確定讓林靜儀出馬迎戰。所以民進黨能在氣勢上搶先一步,還是因為能在短時間內解決內部衝突。

而國民黨在罷免之時,就設定在罷免過關後要由顏寬恒接棒補選,雖然當時沒啥爭議,但這也讓顏寬恒與顏家在整個罷免過程中被民進黨當成是候選人一路猛打;罷免過關後,打顏家的火力更是越來越旺。顏家因難以抵擋對手猛攻,是以向國民黨中央求援,但傳出黨中央表明沒錢沒人,除了出張嘴之外,實在幫不上忙。看到這種態度,顏家自然會有其他的想法。

顏家內部對於參選的看法也並不一致。顏寬恒一直有退出政壇、專心做生意的打算,但標哥仍有大志,希望兒子能再戰江湖;若是在正常大選,焦點是放在總統身上,立委候選人被檢視的壓力較低,但在這場全國矚目的補選中,顏寬恒或許自覺難以通過高強度的檢驗。

更麻煩的是,在陳柏惟罷免戰中,藍營把檢視個人言行的道德標準一次拉得太高,這「業力」遲早會迴向到「往事不知多少」的藍營候選人身上。若顏寬恒個人或其家族達不到這道德標準,那補選的得票將比罷免同意票要來得少;相對來說,民進黨因情緒動員,應可維持罷免不同意票的得票水準,甚或因林靜儀的個人條件比陳柏惟要好而再往上衝。

別忘了,陳其邁的補選得票,可是比罷韓同意票少了二十幾萬。陳其邁在參與補選前就清楚這個邏輯,因此選舉過程中的態度是力求低調;但顏家能低調嗎?現在被罵成這個樣子,又該如何低調呢?

延伸閱讀:

竹竹併不成 竹苗就都是藍軍天下?【周偉航專欄】

中二重回顏家天下?【周偉航專欄】